新闻是有分量的

自然阳光涉嫌传销 产品吃半年患上胆囊炎

2019-05-13 12:01栏目:案例

  5月2日,津云刊发有关自然阳光的后续报道《不在直销目录里的产品,吃半年患上胆囊炎,减肥产品越吃越胖!》。

  (此前报道→→【津云特稿】“加入‘自然阳光’一年,我露宿上海割腕自杀,抵押房产妻离子散……”)

  有网友提出疑惑:既然这家企业被曝光了那么多负面信息,也有很多个人体验为证据,为什么那些“经销商”不及时止损呢?

  这也是津云记者在采访中一直寻求的答案。

  表面“高大上”总让人抱有希望

  与深陷其中的这些人接触越多,津云记者就对他们的心理状态产生越多的疑惑。津云记者询问深陷自然阳光接近一年的刘安,连续几个月收入不增反减,怎么就没有发现事情不对劲呢?

  刘安表示,自然阳光一系列“高大上”的门面,让自己和同伴虽然不断亏钱,但还是对其抱有很大的希望,所以继续追随了很长一段时间。

自然阳光涉嫌传销 产品吃半年患上胆囊炎

  雷成给下线设定销售目标

  “其实到了去年9月份,我隐约觉得不太对劲,但他们每个月至少让我们来上海开一次会,每次每人要交300元买一张的大会门票,每次开会地点都在上海的繁华地段,在看起来非常高级的酒楼、大厦里,会议室的装潢也很好。每次开会,都会有人现身说法,讲自己干这个事业赚了多少钱,讲吃了产品的效果多么好,讲自己的人生收获,然后‘001号经销商’雷成在最后上台高呼‘要带领所有人成功创业’。那个气氛是非常热烈的。”刘安说。

自然阳光涉嫌传销 产品吃半年患上胆囊炎

  雷芬在销售群晒出自己月收入

  刘安的上级经常给他发雷成、雷芬等总裁级经销商的收入截图,这些截图中显示的数额让他心动:“我看他们的收入,最少的时候一个月也有40多万,多的话有80万甚至100万,这些上级也总劝我们要耐心才能成功,平时培训也反复强调要‘简单、听话、照做、跟随’,我们听的多了,就都坚持着继续干了。”

自然阳光涉嫌传销 产品吃半年患上胆囊炎

  上海虹桥站附近的自然阳光门店

自然阳光涉嫌传销 产品吃半年患上胆囊炎

  自然阳光门店内的“逆龄体验区”

  津云记者来到了位于上海万通中心一层的自然阳光(上海)日用品有限公司虹桥分公司,这处自然阳光的网点距离虹桥火车站只有200米,位处高楼大厦之间。据附近商铺的人介绍,这里虽然摆满了保健品的展柜,但其实不是卖保健品的地方,而是自然阳光开培训会的场所,每周日和周一,会有很多人来这里。

  4月24日下午,津云记者走进店面发现,里面有一排排保健品的展柜,以及数量不少的会议讨论室。据刘安说,他来这里开过三四次会,人最多的一次有上百人。

  在日常生活中,自然阳光也经常给下线们灌输一种奢侈、讲气派的价值观,“雷成他们经常在朋友圈晒出很华丽的衣服、化妆品,也告诉我们要让自己看起来‘高级一点’‘健康积极一点’,才能吸引高层次的客户加入。我们这些受害者的群体其实很年轻,其中40%是“90后”,30%是“80后”,很多年轻人看到这些朋友圈以后,自己的消费观也变得虚荣起来。”

  有关部门尚未立案 称还在调查

  根据《禁止传销条例》第二章第七条,下列行为属于传销行为。

  (一) 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其他人员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质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

  (二) 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

  (三) 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

  刘安说,一年前,他名下有一套商品房,还有几十万元存款,但加入自然阳光不到一年,他和黄石老家的60余人都债台高筑。当刘安和他的老乡们再无余钱可被榨取,提出想“退货”时,自然阳光便对他们翻了脸,“我们想问个究竟,雷成和其他上级却把我们从各种联络群里踢了出去,还有人发微信威胁我们的人身安全,说我们是‘没见过世面、没格局、眼光浅’,让我们不要闹事。我们最近一次去执法部门配合调查,他们几乎在同一时间不知用什么办法加进了我们的维权微信群,对我们说‘跳梁小丑,弄死你们’。”